70年前阅兵只能乘坐缴获美制吉普,历数新中国至今国产汽车装备

浏览次数:621来源:尚信诚

汽车产业作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产业,为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。目前,新中国的汽车工业走过了65个年头,中国汽车的生产和销售现已均稳居世界第一,并且发展前景良好。中国的汽车企业,长期为人民军队提供技术优异、性能可靠的各型军用车辆,大力支持中国的国防建设。那么本次,我们来回顾一下这60多年来,中国汽车投身国防建设的那些事。




  ▲1949年3月25日,毛泽东主席在北京西苑机场检阅部队,当时他乘坐的是缴获自敌人的美制威利斯吉普车


  新中国成立时,中国的道路上行驶的汽车,全部是从国外进口的。人民解放军当时装备的2.2万余辆汽车,都是缴获自敌人的,也同样都是进口的。三年抗美援朝战争,国内向朝鲜前线的志愿军提供了21000余辆各型汽车,用以繁重的后勤运输工作,也全部是进口的。朝鲜停战时,我军拥有的各型汽车达71000余辆,而到1957年,全军拥有各型汽车92000余辆,主要进口自前苏联,其次是来自西方各国(老车)和东欧各国的各型汽车。




  ▲在朝鲜的志愿军汽车部队,敌人的狂轰滥炸并没有阻止他们将物资运到前线


  汽车是军队后勤最重要的运输工具。在朝鲜前线的战斗中,素来以“肩上后勤”著称的中国军队后勤部门经过战争的洗礼,逐渐锻炼成为一支现代化后勤队伍。这其中,大量汽车的使用以及汽车部队的高强度工作,确保了“钢铁运输线”的畅通,保证了前线物资的供应。但是,由于我军汽车及其零部件均来自进口,难以满足部队训练和前线作战,也给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财政负担,更是不利于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。




  ▲志愿军后勤部门的苏制嘎斯汽车,大量汽车的使用改善了志愿军的后勤工作


  1953年7月,朝鲜停战。而在同一个月,东北大地上迎来了巨变——选址在吉林省长春市的第一汽车制造厂,举行了建厂的奠基仪式。这是中国汽车工业的正式开始。三年后,即1956年7月13日,毛主席命名的“解放”牌汽车在第一汽车制造厂试制成功,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,开始扭转军用汽车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。1956年国庆阅兵式上,一汽生产的第一批解放牌汽车首次参加了阅兵式。




  ▲图为当年第一批解放牌汽车CA10在第一汽车制造厂胜利下线


  随着解放牌汽车在部队批量装备,因军队现代化的紧迫需求,为全面提高我国军用车辆生产能力和技术性能,1961年,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批准成立军用轮式专业组,统一制定军用汽车发展规划,1963年颁发实施了《军用轮式车辆系列化方案》。该方案确定研制0.5吨、1吨、2.5吨、3.5吨、5吨和7吨级的6种军用车辆基本车型,自此开始了我国第一代军用汽车的研制生产工作。




  ▲雷锋与解放牌汽车


  上世纪60、70年代,我国多家汽车制造厂如一汽、二汽、陕汽等,根据军用车辆系列化方案,陆续研制并投产了0.5吨级4×4型BJ212、1吨级4×4型NJ230、2.5吨级6×6型CA30、3.5吨级6×6型EQ245、5吨级6×6型SX250、7吨级6×6型JN252和CQ261等6种基本车型。从60年代中期开始,国家每年为军队生产补充万余辆军用汽车,到1980年,全军车辆装备中,国产车辆占比90%以上。




  ▲装在BJ212吉普车的75式105毫米无后坐力炮,BJ212吉普车用途广泛,甚至可以作为红箭-8反坦克导弹发射车


  进入到上世纪80年代,国产车辆陆续替换军队装备的进口车辆和早期国产车辆,陆海空三军的车辆装备有了极大改善,炮兵、工程兵、防化兵、防空兵等兵种基本实现摩托化,步兵团装备汽车后,战场机动力大大提高。随着6种国产军车陆续投产,总后勤部于70年代初又组织专家和科研机构应用国产军用汽车底盘,研究改装通用特种车和专用配套车,解决各军兵种所需的特种车辆装备需求。




  ▲81式122毫米火箭炮,采用陕汽的SX250底盘,至今仍在部队装备


  由于我国汽车工业起步晚,第一代国产军车的质量指标、技术性能、越野载重吨位和牵引重量已经不能满足军队武器装备发展的需要,为此总后勤部从1975年开始,会同各军兵种车管部门和科研单位,拟定《第二代军用汽车系列型谱》。进入90年代,第二代军车确定采用0.5吨、1吨、3.5吨、5吨、7吨、12吨6个吨级的基型车,由已经从汽车制造厂转型的各大汽车生产企业生产制造。




  ▲以依维柯为底盘的野战救护车


  世纪之交,第二代军用汽车陆续定型生产并批量装备部队。其中,0.5吨级4×4型BJ2020SJ指挥车,是北京吉普利用切洛基技术改进BJ212而来的;1.5吨级的分为4×4型和6×6型两种4型,4×4型为跃进公司利用依维柯技术研发的的NJ2045系列3款越野车,6×6型为东风公司的EQ2061E长头越野车;3.5吨级的6×6型越野车,为东风的EQ2100E6D和EQ2102两型。




  ▲运输线上的东风汽车


  5吨级的来自陕汽,分别为6×6型SX2150K和4×4型SX2151。7吨级的只有陕汽的SX2190,利用斯太尔技术研制的6×6型越野车;12吨级的开始是中国重汽研发的8×8型SX2270,后来重汽重组,由重汽和陕汽同时研发8×8型,并突破12吨而实现15吨级,生产出了15吨级8×8型SX2300越野车。




  ▲拖曳火炮的SX2190卡车


  军用特种车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制并生产,目前包括HY、北奔、泰安、万山、XC等系列的特种车在军队中大量装备。汉阳特种汽车制造厂生产的4×4、6×6、8×8型的HY系列半挂牵引车,装备各军种用作重型装备运输车、导弹发射车、工程车等车型;北方奔驰重型汽车公司为军队提供了多型越野车,用作特种车底盘。




  ▲陆军装备的北奔4038A型8轮卡车为底盘的抢救后送车


  西南车辆制造厂提供铁马牌的8吨级8×8型越野车,在高原、山区、沙漠等恶劣道路和天气状况区域展示了优良性能和可靠性;万山特种车辆制造厂为军队提供6×6、8×8、10×8等越野车,用以火炮、导弹发射车和运弹车;泰安特种车制造厂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为军队提供特种车,包括4×4、6×6、8×8、10×10等重型车,用作导弹武器的发射底盘和运输底盘、勤务车辆。




  ▲PHL-03式远程火箭炮,采用万山WS2400底盘




  ▲红旗9地空导弹系统,采用泰安TAS5380底盘


  如今,第三代军用车辆已经或即将装备部队,进一步提高了军队车辆装备的性能水平。轻型高机动车如东风“猛士”系列高机动车和“勇士”系列吉普车等,中型通用战术卡车来自一汽,重型通用卡车来自陕汽、特种车辆装备底盘来自北方奔驰。泰安、万山等企业继续为火箭军提供TEL发射车。此外如“山猫”全地形车、防雷反伏击车、装甲运兵车等特殊车型也开始在部队广泛装备。




  ▲新型猛士装甲突击车


  未来中国军用汽车的发展,将继续完成通用化、系列化工作,通过军民融合进一步提升车辆的技术指标。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全新发展,新能源、智能网联、无人驾驶、大数据、汽车智能制造等新概念新技术正助力中国汽车向新阶段前进,军用汽车也将借助新概念新技术,迈进更高水平的智能化时代。


分享到:

底部关联